篡天 第五百一十四章 还是得面对啊

文章来源:陆丰文学网  |  2020-01-22

篡天 第五百一十四章 还是得面对啊

凌波沉默了一会儿,随即柔弱的説道:

“师父,是不是宇龙少侠不喜欢我?”

“哎,你这孩子……

凌波,你的心事只怕是因为宇龙。

説实在的,为师也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着什么。

宇龙曾经提到过你的修为的问题,你的修为增长的太快,宇龙当初説过,你得好好稳固修为。

我可怜的徒儿……

整件事情,也得需你自己去找宇龙好好説道,毕竟,这是你二人之间的事情。

宇龙也是通情达理之人,凌波,你真的认定了他么?

若是你不愿意,为师再好好想想办法。

毕竟,你还是个孩子啊。”

凌波沉默了一会儿,随即説道:

“师父,此时皆因我不好,徒儿心意已决,此生,誓死跟随她。”

淡月不由得走到凌波身边紧紧抱着凌波,抚摸着凌波逛街的额头心疼的説道:

“凌波,为师就是放心不下你,你虽然只有十四岁,但是你的心智却是过于成熟。

为师也十分担心你的性子,认定了,就那般的执着。

为师只希望,你和凌波能够开开心心的过着,都是为师不好,让你二人为为师牺牲如此之多。”

“师父,我……

我真的很害怕,都是我不好,本来宇龙少侠可以……

可是我……

都是我不好,若不是我那般莽撞,宇龙少侠也不会那般难堪。

师父,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凌波躺在淡月的怀中,轻声抽泣道。

淡月此时也不知道该説什么了,一切都是造化弄人啊。

一时间,淡月紧紧抱着凌波,轻轻抚摸着凌波的头,给予凌波无声地安慰。

淡月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这就是个死结,解铃,还需系铃人,也怪不了谁。

而夏侯宇龙这会儿已经找到了草谷和凌音,简明扼要的説了让大家一起去太清殿。

夏侯宇龙不见淡月和凌波,顿时询问,草谷告知方位并且説了她们再谈私事,夏侯宇龙想了一想,随即让草谷等人在此等候,自己去看看。

草谷也是意料到了什么,再説凌波的事情草谷也是很无奈,也没有多言。

而夏侯宇龙轻轻走到淡月和凌波那边,见二人正在温情的抱在一起,相互安慰着什么,夏侯宇龙一看顿时愣了一愣。

淡月也发现了夏侯宇龙,顿时轻轻放开凌波,轻声道:

“他来了。”

凌波顿时难为情的低下头去,一脸的不知所措,看到这里,淡月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夏侯宇龙也隐隐有些明白了是什么事情,也是感到颇为头疼,但是总归是要解决的,总不能放任这两人胡思乱想。

夏侯宇龙收拾好心情,脸上挂着淡淡的表情,向淡月二人走来。

淡月也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对着夏侯宇龙轻轻diǎn了diǎn头。

夏侯宇龙对着淡月传音道:

“淡月,你先去青儿他们那边吧,凌波这里先交给我了,你的白虎之身本少也知道了,以后再慢慢和你算账。”

淡月一听,却是无比羞恼的瞪了瞪夏侯宇龙,又看了看凌波,见她根本没有听到,这才知道夏侯宇龙用的是传音,心下也不由得放下来了。

“瞪什么瞪,本少这边还头疼着,你这女人,真是……”

夏侯宇龙顿时头疼的传音道。

淡月却是恢复了平静,沉默了一会儿,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説道:

“宇龙,你难道打算将我师徒二人都收入后宫么?”

説完,淡月不免有些难为情,玉脸一片羞红。

但是,凌波和自己的事情,只有夏侯宇龙可以解决,淡月心中也是没有底气,不由得出言试探。

“额……

那个,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你也知道了本少不少秘密。

至于你的那个什么白虎之身什么克夫的,在本少眼中,那就是个屁,别怪本少大煞风景,不懂的什么礼貌,本少现在还在头疼着,这事情的影响你又不是不知道。”

夏侯宇龙头疼无比的説道。

“你……

宇龙,我只求你好好对待凌波这孩子,这孩子也不容易,算我求你。”

淡月不由得哀求着传音道,淡月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软弱,每一次面对夏侯宇龙的个时候,她都觉得内心乱糟糟的,更是出了那档子事儿,更是不知所措。

“额……”

夏侯宇龙一时间也不知道説什么了,总不能三下五除二,想烦了,直接説道,本少将你们全收了好了,真烦人。

那只怕这两位的心,那是伤透了,估计死也不会原谅自己。

“哎……

你先回去吧,听我的安排吧,将心放在肚子里好了,这事情,还是让我来处理吧。”

夏侯宇龙这下语气也软了下来,温和的説道。

淡月深深的diǎn了diǎn头,随即闪身离去。

场下,只留下尴尬不已的凌波和想着如何对待这孩子的龙大少。

而凌波见自己的师傅走了,夏侯宇龙半天没有反应,凌波不由得抬起头来看了看夏侯宇龙,见夏侯宇龙在那边皱眉苦思,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凌波不由得面如死灰。

心中更是无比自责,凌波顿时是万念俱灰,凄苦的説道:

“宇龙少侠,万分抱歉,都是凌波任性,都是凌波不好。

少侠若是不想娶凌波过门,凌波的誓言可以作废,凌波只求少侠不要再为凌波和师父的事情为难了。

宇龙少侠,凌波真的对不起你,让少侠如此难堪。

少侠你走吧,凌波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少侠不要在为了凌波烦恼了,凌波愿意主动解除誓言。”

凌波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已是泪眼模糊了。

夏侯宇龙顿时回过神来,看着凌波如此模样,心中也是不忍。

“哎,罢了罢了,不就一桩婚事么,本少就不信了,还搞不定一个xiǎo丫头。

什么狗屁大不了的,不久是一个名分么,本少还不信将她带回去,软磨硬泡的泡不到手,就让龙溟去娶头母猪过日子去吧。

贼老天,见你的鬼去吧!”

夏侯宇龙顿时想清楚了,一脸笑眯眯的走到凌波面前。

凌波更是心痛的闭上眼睛,两行清泪沿着秀美的脸颊滑落,心中更是痛苦的想道:

“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难道我在你的心里就那么令你讨厌和烦恼吗?

为什么,你都不会正眼看一下我……

都是我不好,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

我真的错了,你救好了师父,让凌波做什么凌波都愿意,痛苦。

凌波愿意一个人承受,只求,你不要在为凌波烦恼了。”

“哎呀,这不是我那xiǎo笨猪妻子嘛。

怎么了这是?!

怎么哭得如此伤心,哎呀,告诉本少,谁欺负你了,本少将他捉拿归案,好好为你出气!”

夏侯宇龙顿时故作惊讶的説道。

凌波不由得一愣,泪眼模糊的睁开眼睛,泫然欲泣的望着夏侯宇龙,一脸不可思议。

“哎呀,这不是我家的xiǎo花猫吗?!

怎么哭成这样了,是去哪里玩去了啊,可让本少好找啊!”

夏侯宇龙又是笑着玩笑道。

希爱力和必利劲的区别
右侧颈动脉斑块
四川牛皮癣医院咋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