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好沙漠圣贤第一百五十苏拉异变

文章来源:陆丰文学网  |  2020-09-18

沙漠圣贤 第一百五十苏拉 异变

“你刚才説过,这些血藤靠温度感应对手?”少年一边追问,一边思考着取水的办法。

“不错,但是它们也可以感觉到地面的震动,能突然从地下伸出来攻击。”[]

“你们应该有什么办法对付血藤吧?你们的沙漠求生经验比我丰富的多。”

法赫德揉揉自己的额头,“可以从外围,一diǎndiǎn用火把烧掉这里的植被。还可以用泥巴敷在身上,遮住温度,然后轻手轻脚的凑过去。”

“我们没泥巴。”

“这个当然。”法赫德説,“心灵术士有没有什么方法改变自己的体温?”

“德鲁伊也许能做到,我们不行。”穆哈迪皱皱眉头,“我倒是可以用冲击波夷平这几棵怪柳。但是那样不足以消灭藏在地下的藤蔓。”

“美帝奇那家伙不知道是用的什么法子,我们好像没看见她去水源补充水分。”一个精灵插话到。

“喝马尿呗,还能怎么办。”另一个精灵打趣道。

幸好只失去了两匹马,士气没怎么降低,穆哈迪安慰的想。沙漠里不断追击,过夜休息的不好,自己的灵能力量恢复的也就不好,不能随便浪费异能在鼓舞人心这类xiǎo事上面。

“她现在的动向怎么样了?”法赫德问,而“她”自然指的就是美帝奇。

“在一帕勒桑外,缓慢移动中。”穆哈迪闭上眼睛,感应了一下,然后説。

“那么我们不用着追赶,可以等到深夜沙子完全冷却下来以后,再去取水。夜里火把可以诱骗血藤的感官,虽然血藤夜里袭击的更加频繁,但多是袭击在附近睡着了的旅人。低温下,这植物的度会变慢。”

低温下会变慢?穆哈迪想,难道这种植物的代谢度和温度也有关系?爬虫类生物身体缺乏恒温能力,所以夜间的活动能力受到了印象,难道这植物也是同样的道理?

穆哈迪叫来两个负责跟踪的精灵,“从马蹄印上看,那个人类女人的马应该快不行了吧?”

“嗯,从步伐的间距上来看。一开始那女人的马跑的很稳,但是现在应该已经不行了。”一个十分熟悉野外生存的精灵回答道,他一路上负责探查对方留下来的蹄印,生火的痕迹,以及坐骑的粪便。

“现在能找到的蹄印,深浅不同,而且每步之间的间距变得没有规律了。这説明她的坐骑快要不行了,我觉得她跑不出多远了。”另一个精灵补充。

穆哈迪的目的,不是再把美帝奇捉回来,而是而让她带路,找到疯马部落的大部队。正因为如此,所以现在就算追上去抓到她,那也毫无意义,所以倒不用如何着急。

“那么我们就先修整一下吧,”他对法赫德diǎn了diǎn头,示意对方吩咐精灵们开始扎营。

为了提防血藤在地下的蔓延范围过了想象,所以营地搭在离水源近千尺之外。几个帐篷围成一个环形,把牲畜留在外面,中间的空地可以用来生活。精灵们很爱干净,所以虽然没有水,他们还是坚持用一些细沙擦抹身体,作为清洁。

等到天黑下来很久,白昼的炽热彻底褪去了以后,精灵们就开始行动了。他们diǎn燃了许多根火把,又在自己的脚上缠上了几层布条,这样可以掩盖行动时出的声音。

穆哈迪动了动自己的右手,剧烈的疼痛就从指尖一直蔓延到肘部,有diǎn像用剃刀去剜伤口的感觉。少年选择了忽略这些感觉,试着虚抓了两把。除了剧痛以外,倒也没有别的问题了,并没有因为毒素而无力,看来自己这只手是没问题了。

和其他人一样,穆哈迪也diǎn上了两支火把,一行人逼近到水源附近,就把其中一只火把扔到了地上。这样一来,就算血藤再出现,也会被众多的热源所迷惑,夜里血藤行动的慢,只要抓住了这个机会,就不难对付。

穆哈迪xiǎo心翼翼的一步步向前,为了不出太大响动,他每一步都拖在地上走着。看到血藤还不出现,他又捡起一块石头,远远的扔过去,正好打中一棵怪柳的树干,这一下好像成了导火索。立刻,就有十多根触手从怪柳枝干上伸了出来。

“一起上!”法赫德下达命令,于是几个精灵一起冲到了前面,用手里剩下的一个火把去烤那些触手。如果那些触手集中攻击一个,那么就由其他几个精灵掩护着他后退。

和之前的情况比起来,这一次面对血藤时有了准备,自然好的多。而且确实如法赫德所説,血藤到了晚上,动起来慢了不少,再无之前那种敏捷和大力。虽然地上有时也会伸出三四条藤蔓,但是因为慢了不少,所以尽可躲过,也不算什么威胁。

当然,要把这些嗜血的植物杀光,还是不太现实的。趁着其他人吸引了注意力的这当口,穆哈迪蹑手蹑脚的靠近水源,打算先装上几大囊水再説。

他越走,越觉的臭气熏人。原来是之前被杀的那两匹马,虽然尸体都被藤蔓撕碎了,个骨头都被腐蚀掉了。但是地上还是残留了一大摊恶心的剩余物,有些xiǎo甲虫和蜈蚣一样的虫子从沙地里钻了出来,享用这道大餐。经常迈出一步,就踩到了几只虫子,很让人恶心。<在这方面算法已远远超过人的能力。以逻辑推理为基础的人工智能/p>

少年估计这些虫子应该没有毒性,但是他不敢冒险,只能绕了个远,从马尸旁边经过。这时候有一根触手突然从地面伸出,穆哈迪拔出弯刀,用灵能把它加热到和人体差不多的程度。果然那触手上了当,缠上了刀身,这时候他又全力催动物质灼烧异能,让金属加热到红炽的程度,一下子就重创了那根血藤。

终于来到了大岩基部的那个水坑,穆哈迪先捧起一掌水来,仔细端详。在通感能力的作用下,水的味道没有出什么奇怪的颜色,説明这水挺纯净的,应该可以饮用。

接下来,他把身上带着的十几个水囊都装满了,看到血藤好像没有伤到精灵们,这才放心的原路返回。虽然失了两匹马,但是那已经无可挽回,所以穆哈迪也不去多想。这十几囊水,足够剩下的人和坐骑用两天。

看到穆哈迪退了出来,精灵们也不再和血藤纠缠,纷纷离开。法赫德迎了上来,“这下不错,就算突然遇到风暴,我们也可以坚持很久。那美帝奇……”

他説到一半,突然注意到穆哈迪脸色一变,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连忙问道。“怎么,又出什么事了?”

“那个女人,美帝奇,她跑了!”穆哈迪説。“我感觉到我的灵晶仆突然加移动,现在已经远远的甩开了我们了!”

“立刻上马,我们这就去追!”法赫德听了少年的话,果断的命令道。


龙岩白癜风专治医院
孝感正规治疗白癜风医院
股骨头坏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