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制霸录二十七分班位置位置

文章来源:陆丰文学网  |  2021-01-25

校草制霸录 二十七、分班

淮安府中的考试可不会像中考那么文质彬彬、从容不迫、温良恭俭让,它们的境界是风卷残云、如汤沃雪、简单粗暴直接。阅读同样是九‘门’课程九场考试,中考安排了整整三天,而淮安府中只用不到两天时间便轻松解决,也让新生们再次见识到高中与初中的不同。

疾风暴雨式的考试之后,学生们以为终于可以放假好好休息几天,没想到学校根本没这个打算,接着便开展各式各样的入学教育,包括如何选课、如何准备学科竞赛、如何参与社团活动等等,没一刻空闲时间,感觉就像嚼了炫迈:根本停不下来!

江水源既然已经参加分班考试,其他一切自然也都恢复到正常轨道来,包括早起、打拳、预习功课等。只是如今头脑更加灵光、思维更加敏捷,学习进度也随之大幅提升。短短几日工夫,已经将高一上学期的剩余课程全部预习完,开始朝着下学期学习内容稳步推进。

江水源确定自己是否把一‘门’功课预习完的方法很简单,首先是把教材从头到尾看一遍,对于他魔鬼般的记忆力来説,此时整本书已经完整地印在脑海里;然后他打开这本书的目录,开始逐章逐节回忆其中的内容,提炼里面的知识diǎn,确保取其‘精’华弃其糟粕;最后随便找些习题验证自己掌握的程度,顺便熟悉一下知识diǎn如何灵活应用。到此为止,这‘门’功课对于他来説便已经预习完成!

对于这样学习的过程,江水源丝毫不觉得辛苦枯燥,就好像是得到一把绝世利器后对着一堆木头横斩竖砍,体会那种削铁如泥所向披靡的畅快,不仅不会感觉到劈柴的劳累,反而是乐在其中。

在一连串眼‘花’缭‘乱’的入学教育课后,学生们终于迎来期盼已久的周末。但成绩尚未公布、分班悬而未决,注定让他们周末过得心怀忐忑没滋没味。所以星期一大早上无数学生就像脱了缰的野狗,向着学校撒‘腿’狂奔,其中就包括韩赟。

江水源有些大‘惑’不解:“小赟子,你这么着急干嘛?若是你命犯桃‘花’、红鸾星动,就算今儿迟到,你家浦潇湘也会在班上乖乖等着你的!若是你时乖命蹇、活该单身,别説你去得早,就算昨晚上蹲学校‘门’口守着过夜,老师也不会法外施恩,把你调到和浦潇湘一班!”

“什么叫‘我家浦潇湘’?你在学校可别‘乱’説,咱们年级追浦潇湘的可不是一个两个,小心有人把你猴头打成猪头,到时候连我都会跟着倒霉!”韩赟出言警告道,随即话锋一转:“其实我也知道自己这次考试没考好,保不准就是年级倒数,但结果没出来,心总悬在半空中没个落实处,滋味实在难受!还不如是死是活一刀砍下来得痛快,至少不用再提心吊胆担惊受怕!”

江水源打趣道:“区区一场考试而已,既不用请家长,也不会给处分,更不影响前途命运,至于那么要死要活么?瞧你这患得患失样,肯定是担心能不能和浦潇湘分在一班!”

“呿,你这不知道了吧?淮安府中近三千学生,有谁不为考试忙得要死要活?从入学开始,每月一次的月考雷打不动,其他各种类型的小考更是不计其数,课程松时要考,课程紧时也要考;老师心情不好要考,心情好了还要考。总之不把学生考得皮焦‘肉’烂决不罢休!”

“每个月考一次?像你这样每考一次都要死去活来一回,每月疼上那么一次,时间久了岂不是要去看‘妇’科?”

“呸!我就知道你狗嘴吐不出象牙!”韩赟説完用力猛蹬几下,将江水源的自行车甩开了一大段距离。

江水源也猛蹬几下追上韩赟,笑嘻嘻地説道:“小赟子,那你吐根象牙给哥看看?”

“你这猴头如此顽劣,小心为师念紧箍咒勒出你脑浆来!”

“呆子,吐不出象牙吧?老实在鼻孔里‘插’两根葱吧!以后别人再叫你吐象牙,你就撅嘴给他看!”

两人嘻嘻哈哈一路来到学校,进‘门’就看见公告栏前围得人山人海,无数高一新生聚在那里议论纷纷。不用説,那肯定是分班名单。匆忙停好自行车后,江水源边跑边説道:“小赟子,我从一班往后看,你从十六班往前看,两人一起找,谁找到对方谁就知会一声!”

“好,就这么着!”韩赟满口答应道。

江水源费力挤进人群来到一班的名单前仔细端详,发现排在榜首的仍然是中考全府第一名李知礼,看来暑假里自己在努力,别人也没闲着。而且老牌帝国主义强国的强悍实力不容小觑,绝非自己这种投机倒把的新兴发展中国家所能一步赶超的。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在一班的名单里没有发现自己和韩赟的名字,江水源紧接着又把目光转到临近的二班,结果二班里第一个名字就是自己,也就是尽情拥抱这个世界?説,自己应该是年级第二名。

还不错!江水源对于这样的成绩非常满意。虽然不是第一名,但比之前侥幸获得的第四名已经颇有进步,而且距离第一名只有一步之遥,他有信心在不远的将来坐上第一名的宝座。

江水源继续看下去,想知道班里的同学都有哪些熟人。不知是不是所谓的“猿粪”,江水源居然在名单里看到了魏处默和吴梓臣的名字。小胖子倒还好,关键那个烦人‘精’实在太可怕了,一想到他的如影随形跟踪神功,江水源就觉得不寒而栗!

二班里依然没有韩赟的身影,江水源又接着看三班的名单,没成想排在第一名的竟然是柳晨雨。

怪不得考试时她底气十足説要超过自己,看来她在暑假里下了不少苦功,所以才那么成竹在‘胸’。只可惜她没料到自己居然拥有逆天神器,足以抵过她两个月的辛勤努力,最终还是力压她一头。不过想到考试那天一向凶巴巴的柳大班长居然史无前例地关心起自己的身体,江水源就有些忍俊不禁。

杀气!

江水源明显感觉身后有人正对自己怒目而视,当下急忙转身,便看见柳晨雨怒气冲冲地瞪着自己,眼圈都有些泛红,不禁好奇地问道:“班长,你怎么了?大清早肝火就这么盛?”

“江水源,你得意什么?不就比我多几分么?告诉你,下次考试我一定会超过你的!”柳晨雨咬牙切齿地説道:“而且下次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江水源有些纳闷:这小妮子怎么和自己卯上了?难道就因为自己中考比她高个名次,她就一定要打个翻身仗才能心平气顺?可是中考名次比她高的还有好几位,为何她偏偏和自己过意不去?再者説,她什么时候对自己手下留情了?怎么自己毫无察觉?

“话説班长,你——”江水源其实也就是参与奖。结算最后对世界BOSS造成的伤害时正想要问个究竟,柳晨雨却傲然一扭头,转身挤出了人群,根本不给江水源任何争辩询问的机会。

江水源尴尬地‘摸’‘摸’鼻子,愣了半晌才接着往下看名单。

一直找到九班的时候才和韩赟碰面,见面江水源便问道:“小赟子,找到自己在几班了吗?”

“我在十一班,你呢?”

“我在不一般的二班!”江水源见韩赟神‘色’明显有些复杂,又忍不住问道:“小赟子,你怎么了?神‘色’不对劲啊!”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先説好消息吧!难道是牛粪有的是?”

“滚!”韩赟忍不住笑骂道,“好消息是我和浦潇湘真的分到了一个班。”

江水源忍不住狠狠拍了拍韩赟的肩膀:“恭喜啊小赟子!那还能有什么坏消息?总不可能以后要靠牛粪过日子吧?”

韩赟情绪有些低落:“坏消息是她是班上前十几名,我是班上倒数十几名。”

江水源却浑不在意:“这不正好么?你可以名正言顺地去让你们家浦潇湘给你补课,补课累了还可以牵牵手、亲亲嘴、説説话、谈谈心,简直恍如神仙美眷,羡煞旁人啊!到时候你就可以——”

正説着话,江水源就发觉韩赟神‘色’有些古怪,眼睛还不停地朝自己身旁‘乱’瞟。他有些好奇,便顺着视线转过脸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吸引了韩赟的注意力。没成想转脸就发现浦潇湘娉娉袅袅站在自己身旁不远处,正睁着桃‘花’眼满脸鄙夷地打量自己和韩赟。

“流蛮!”浦潇湘清脆地吐出两个字后扬长而去。

不得不説她真是个祸国殃民的‘女’子,就连骂人都让人为之心神一‘荡’。

等浦潇湘走远,韩赟马上扑过来又打又捶:“叫你胡説!叫你胡説!我的形象都被你彻底败坏了!”

江水源‘摸’‘摸’鼻子,尴尬地笑了笑:“放心,她不认识咱俩的!”

韩赟差diǎn没暴走:“放屁!高一大几百号男生,军训都被晒个跟非洲‘鸡’一样,其中就一个小白脸,谁不知道那就是你江水源?再者説,她就算不认识你,还不认识我么?我和她现在可是同班同学!”

太原治疗男性功能障碍哪家好南通治疗子宫内膜炎哪家好昆明男性功能障碍治疗费用

长春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长春治疗妇科哪家好西宁早泄治疗哪家好

左肺GGO术后
乌海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昆明试管婴儿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