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穿越 第七十六章 下山

文章来源:陆丰文学网  |  2020-01-22

史上第一穿越 第七十六章 下山

“这不是在开玩笑吧?”

唐凡一脸的迷茫,消息来的也太突然了,也不提前通知一声,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

他转身往密道走去,打开密室,看着冰床上面的女人,念道:“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我一定会找到仇人,为你们报仇雪恨。”

回到房间内,唐凡将玉佩、画卷、腰牌等全部揣入包袱,拿出《君子逍遥》、《玄音决》及师傅那本大书来,将灵武最后面各几页撕下,在把这三样东西统统烧掉。

既然已经学会了,何必留着,但唯独三套灵武后面的几页他现在都还没参透,眼下只好留着日后在研究了。

唐凡走进柜子翻了翻,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翻着翻着,不巧从里面搜出两本书,定眼一看,这两本书正是他刚刚上山时从落尘手中得到的基础书籍和那本曾经解救过一名女刺客的《百毒解》。

看得这个,不禁让唐凡冥思了下,三年了,也不知那个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神秘女刺客现在又身在何处!

想想三年前刚刚上山的自己可是一diǎn灵武都不会,如今连昊莫、落尘等人都不是他的对手,老子也算是仙尘峰百年来第一奇才了,哈哈。

唐凡背起轮回,拿着包袱,恋恋不舍的抚摸着桌椅,深深呼吸一口气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玄音门。

一名紫衣女子静静的站立在一片刚盛开不久的红花前,她纤纤素手轻轻抚摸着一朵大红花,神态幽思,一双星眸看着花瓣,仿佛在等待谁一般。

“紫轩!”唐凡忽然从半空降落在女子后面喊了声。

闻声,紫衣女子微微偏头看向他,她淡淡的目光看着这个男子,念道:“你来了!”

“紫轩,你怎么没和诗函在一起,她呢?”唐凡左右看看不见端木诗函身影,不觉有些奇怪的问道。

她——!凌紫轩目光略显低沉,冷柔念道:“诗函她今早就走了。”

“什么?”唐凡当场僵住,一颗心突然拔凉了。

“今早她的爹爹派人将她接回家了,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她有一事要让我亲手转交于你!”凌紫轩从一朵红花里面取出一封信递给他。

唐凡接过信,心里一凉,手心有些颤抖的不知所措,该不是?

“与君在一起这三年的时光,是诗函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有时我很讨厌你,可是有的时候,我确忍不住的想和你説话,与你一同做一些常人所不敢作的事。”

“我知道自己有时很无理取闹,总是爱发xiǎo脾气处处欺负你,却是怕自己伤到了你,而心里不时的又祈祷你不要有事,希望自己不要在这样了。但每次只要遇见你,自己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忍不住的想欺负你,或许这就是人们所説的冤家吧。”

“我真希望我们三人能够永远在一起,一起看日出日落,看远方的湖海潮起潮落,我真想……”

“诗函!”唐凡将信笺捧在怀中,低沉念了声她的名字。

仙尘峰山脚下,一辆马车掀起滚滚灰尘,前面领头着数十位骑马大汉。这时,一名女子掀开车帘,她两眼红润的星眸遥望着山上,两鬓香腮间的泪水滚滚而落,泪珠滑落在她的下颚并滴打在扬起的沙尘上,不占一diǎn尘土,晶莹而剔透。

唐凡,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怕自己舍不得你,诗函真的好想与你一同下山闯荡世界,好想……

马车内,双目已是通红的女子,她手中紧紧的握住那块巾帕,眼泪一滴滴嘀嗒在巾帕上面。

“这只七彩玉簪你就留在身边,莫要忘了我,诗函。”

唐凡眼眶有些红润看着信上每一个字,硬是忍住离别之痛,为什么不通知我一声!他手中紧紧的捏住端木诗函留给他的一只七彩玉簪,将玉簪紧紧的捧在胸口,大声的喊道:“诗函……”

凌紫轩站在一旁,眼眸带有一丝红润,她没有説话,而是静静的望着这个男子。

原来诗函早就知道自己要走,所以昨日便来问很久前“那日”发生的事,她——?唐凡念着佳人,在心里暗暗发誓,放心吧,我会负责的,一定要找到你。

“我们也走吧!”凌紫轩一句话打断他的沉思道。

唐凡diǎndiǎn头,低沉念道:“紫轩,你怎么没有包袱。”

凌紫轩淡淡的道:“这架红木古琴便是我的包袱!”

凌紫轩的个性唐凡比谁都清楚,她就是这样,外表看似冷漠,内心却柔情,还好还有她一同陪自己下山,否则就真的孤单了。

想起刚才师傅交待给自己的话,唐凡有些憧憬外面世界了,自从来到这个异界三年,除了仙尘峰外连山脚都没下去过,倒还没真真见过这世界的摸样。

唐凡、凌紫轩两人来到山门位置,萧逸、昊莫、落尘、夏侯瑾、秦悦、古兰等数名弟子都已经在此等候了。

唐凡、凌紫轩向众人diǎndiǎn头后,便准备向山下走去。

“唐凡!唐凡!等等啊……”这时从远处跑来两个倩影大声呼喊,来人正是月儿、xiǎo舞。

xiǎo舞气喘吁吁地跑来,嘟着xiǎo嘴嗔道:“唐凡,你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居然要走了也不和我们道个别,往日真是白疼你了。”

唐凡低头淡淡的念道:“月儿、xiǎo舞,我——”

“唐凡,你什么都不要説,离别之苦谁也不想看到,你看你都要下山去了,我们都没什么送的,这是我和xiǎo舞方才做的一些干粮,路上你们用得着。”月儿忍住眼泪念道。

唐凡接过月儿手中的干粮,声音有些哽咽的道:“月儿,谢谢你。”

月儿diǎndiǎn头,两只眼睛红润,一diǎn眼泪滑落香腮,嗔了声:“你要保重!”

唐凡diǎndiǎn头,目光深深的望了一眼月儿、xiǎo舞两人。“我走了,你们也保重。”説完这句话,他转身向山下率先而去。

“哎,唐师兄,等等我,等等我呀!”落尘急忙的喊道。

凌紫轩、萧逸、夏侯瑾等人跟上。

月儿捂住嘴唇哭泣道:“祝福你。”

“月儿姐,唔!”xiǎo舞脸色低沉,准备抬头在看向下面,只见那男子的身影已是渐渐地消失在草丛尽头。

唐凡一步步下山走来,看着脚下的石阶栈道,这一切犹如昨日刚刚上山而来,依稀记得是那么清晰,仿佛往日历历在目一样。

“师兄,你在哭什么呢!”落尘挨近到唐凡身旁问道。

“有吗,我有哭吗,我这是眼角进沙子了。”

落尘假装干笑道:“那师兄要不要师弟为你吹吹。”

“去你的!”唐凡没好气的给了他一个白眼恶狠狠骂道。

下山路上,众人都是哑口无言,很是缺少活跃气氛的氛围,一个个各自走各自的,一diǎn团结都没有。

萧逸和昊昊边走边谈论关于下山的行程,落尘那xiǎo子下来后冲的最快,转眼之间一个人率先又走在前了。

古兰则是与秦悦那厮有説有笑的,至于夏侯瑾自始至终脸上一直挂着沉思,不与旁人搭话。不过在唐凡看来,这厮定是在装深沉,总是爱在别人面前玩高调。

还有其他几名弟子,但自己压根就没和这些人打成一片!

“唉……”唐凡无奈摇摇头叹气一声,看着兵分几路的弟子,这哪里像下山的一个团队,分明就是几个分派,散得跟一盘沙子一样,谈何历练!

秦悦、夏侯瑾本来就与唐凡不合,自然不会与他説话。尤其是秦悦那厮,一路下山走来目光警惕的很,只要凌紫轩稍微一有动作,都会吓得他产生躲避心态,一路上秦悦连凌紫轩都不敢正眼看一眼,即使是众人也都没几个敢的。

但唯独唐凡一路缠着凌紫轩説説笑笑,他二人倒是默契之极,一直挨着走。

几名高级弟子见心目中的冰冷美人与唐凡一路説话,一个个露出惊奇的目光。从他们上山这些年来,还没见到有哪个男弟子敢如此,唐师兄当真是第一人啊。

“紫轩,你看那边的悬流飞天瀑布,哇,好美呀!”

凌紫轩目光沿着唐凡所指方向看去,眼眸远眺在半山腰外的悬崖飞瀑,看着落差极大的飞天瀑布,她似乎在思考什么,久久不眨一次眼。

“紫轩!紫轩!”唐凡见她神思呆住,一只手晃在凌紫轩的眼前叫道。

感觉到有某个手影在面前晃荡,凌紫轩这才收回目光,转而深深的望了唐凡一眼。她眼中含有泪水冲这个男子淡淡一笑,但没有説一句话。

见凌紫轩有异常,唐凡怎不知地感觉怪怪的。他问道:“紫轩,你怎么了,是不是有心事,要不説给我——”

“唐师兄,我们过一会就要下山了,得寻找一个休憩地方呢!”一名弟子不巧走来打断了唐凡的问话。

“知道了!”唐凡应了声,无心看了一眼这弟子,真是烦人,就不能让人清静一下。

“紫轩,那我们也走吧。”

“恩。”

修武之期已完,即将下山的他,这个异界男子是何种能力,这又是一个怎样的神秘世界,传奇之境开启——

咸宁癫痫病专科医院
孩子脸色发黄怎么回事
武汉治疗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